主页 > 银行保险 >国泰辛苦来,瘟疫去 >

国泰辛苦来,瘟疫去

国泰辛苦来,瘟疫去 国泰去年蚀逾5亿元。(资料图片)

体育竞技有主场之利,航空公司亦然。可是,若不幸连自己人也喝倒采,后果如何可想而知。就好像美国联合航空(NYSE: UAL),明明是自己内部管理问题,导致待命的机组人员不能上机,却要乘客来承担。乘客拒绝合作,就以粗暴手段解决。结果事件曝光后一发不可收拾,在美国国内抵制声始起彼落。事件会否影响业绩尚未可知,但其差劣形象令股东损手。以事件未热炒前的收市价71.52美元计算,股价在一周内累跌3.4%至69.07美元。虽然因今年第一季度业绩胜市场预期,股价一日内反弹2.5%至70.77美元,但翌日再泻4.3%至67.75美元。

无独有偶,受港人爱戴的国泰航空(293)虽未有像联合航空般遭抵制,但负面新闻不断,更被谑称为「因航」。但罪不在前线员工,而是因期油对沖持续蚀钱,加上表现欠佳,令去年股东应佔亏损有5.75亿元。细看业绩,收入减少9.4%至927.51亿元,但营业开支只降2.5%至932.76亿元,以至核心业务由2015年的66.64亿元溢利转为去年5.25亿元亏损。这还未计13.01亿元财务开支和4.97亿元税务开支,若不是中国国航(753)等联属公司应佔利润升4.3%至20.49亿元帮补一下,除税后亏损将高达23.23亿元。

国泰为改善业绩,近年推出种种措施开源节流。如将经济客舱座位缩窄,增加座位数量。又例如宣布将削减三成员工成本,以2016年成本计算约59.31亿元,据说主要开刀对象将是中层人员。以上种种举措,或多或少影响服务水平。

对沖期油蚀钱是国泰内部问题,最终却由乘客找数,难怪惹起众人不满。话虽如此,但论服务质素,国泰仍在众多航空公司前列。不说别的,单是机上饮食,国泰就不会像某间航空公司般,给你炸菜伴冷麵包吧?

其实,期油对沖亏损已困扰国泰多年,不单蚕食盈利,更惨是削弱竞争力。燃油是航空公司主要营运开支,如国航去年燃油开支佔总成本约23%,国泰却要30%,7个百公点的差距收窄票价调整的弹性。撇除对沖亏损的影响,国泰实际燃油开支只佔总成本21%。实际开支较好,有赖营运团队的努力。如国泰机队近年不断有新飞机加入,耗油效率较以往提高。又例如早年改用较轻的餐车和餐盘,甚至将货机部分油漆刮去并磨成银光,为的就是减轻机身重量,藉以降低燃油量。省油效率如何?如去年的机队的飞行千米数是5.79亿,耗油量则是4,390万桶,两者相除后,每飞行千米的平均耗油为13.19桶,较2015年下降0.4%。这边厢一点一滴尽力节省燃油,那边厢期油对沖就将努力付诸流水,可谓「辛苦来,瘟疫去」!

翻查过往10年业绩,当中5年录得合共70.34亿元的对沖盈利,但其余5年却出现对沖亏损,金额合共258.52亿元。其实对沖期油在财务管理上没有错,因可以锁定燃油成本,避免业绩受油价波动所影响,错就错在对沖合约太长,削弱弹性。国泰管理层预期今年业绩仍录得对沖亏损,但金额应少于去年。有此预期,相信是油价较去年回升了不少。如去年第一季,布兰特原油每桶平均价约34.36美元,今年第一季反弹58%至54.12美元。按国泰去年披露,2016年至2018年对沖合约锁定在每桶85美元,油价一日低于此水平,业绩仍受对沖亏损所困扰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