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工会工作 >公序良俗,需要重责弯弯来维护吗? >

公序良俗,需要重责弯弯来维护吗?

原本应该是哀悼天安门25周年的日子,却被一则公众名人的婚外情八卦洗了媒体与网路版面。插画天后弯弯,被杂誌周刊爆料,才刚新婚,就跟其他男人外出偷情,被周刊拍到两人有亲密动作,后来更有加码爆料,疑似弯弯跟小王的Line对话流出。

弯弯是公众人物,举手投足受到社会关注。发生婚外情事件,被媒体报导,被社会关切或批评,情有可原。

不过,弯弯偷情事件爆发开来之后,给人一种诡谲的气氛,实在有太多的人,代替弯弯的老公责难弯弯,甚至出现许多不堪入目的下流言词。

光看网路上的言论,还以为台湾是什幺圣洁的国度,一大堆一辈子从来没犯过错的圣人君子,堂而皇之的「辱骂」弯弯。我是不知道是否有人犯错了,其他人就取得了羞辱犯错者的权力,可以肆无忌惮的爱说什幺就说什幺,彷彿公然侮辱罪消失了。

如果说,今天事发之后,弯弯的老公第一时间就跳出来谴责,表示自己被骗,表示要提告或要离婚,那也就算了。已婚却偷情是违背公序良俗没错,如果当事人根本不计较,根本不在意,甚至根本就无所谓(有听说过,虽然结婚但却约定好双方可以各玩各的事情),那我们旁观者,看别人吃米粉,是在喊什幺烧?

更何况以台湾的高离婚率和小三横行的情况,弯弯做的并不是什幺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,不过是一般世间男女都会犯的错,根本没必要劳动如此大阵仗去监督或谴责!

弯弯是公众人物没错。有些人说,因为公众人物靠名气赚钱,所以该被媒体放大检验。拜託,就别再拿藉口自我合理化了,挞伐弯弯的错误,不过是满足内心的偷窥慾和自以为正义使者的虚荣的藉口。

每天打开媒体,一堆人并非公众人物,因为搭乘大众运输系统没有让座,在公开场合有不雅的动作,开宾士超速或违规超车,甚至只是骑车摔倒没有第一时间先查看自己载的异性有无受伤⋯⋯,当这些非公众人物的道德瑕疵被路过民众拍下,上传网路,经媒体披露后,得到的舆论责难,跟弯弯相去无几。非公众人物的道德瑕疵一经媒体披露,还不是被羞辱的体无完肤?

公序良俗,需要重责弯弯来维护吗?

胡扯什幺弯弯是公众人物?为什幺不说我们自己假道学?

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是公众人物私德有损又如何?人家法国的总统有情妇、私生子,只要公共事务有好好做,法国人根本不甩他的私事。

就算名人犯罪,自有法律制裁不是吗?

可是,就是有人不满意法律的制裁,认为不够,非得发动社会舆论进行道德制裁,对犯罪者贴上道德有损的标籤,将犯错者排除于社会之外,抹杀其社会性存在才能消心头之恨。什幺恨?妒恨!忌妒比自己有才能又富裕的人。忌妒,才是诱发这些过于所犯之错的谴责的社会心理动力!

更可悲的是,这类源自民间社会的道德监督与审判,往往是双重标準,对平民百姓大加挞伐,对于掌握权力者却往往轻放,甚至还替其维护开脱。例如,同一时间也因为收贿被收押的叶世文,据传竟有三个婚外情对象,这三个女人还担任叶世文的帐房。然而,无论是民间的道德责难也好,还是媒体的关爱眼神也罢,都远不及弯弯婚外情。

不少政商名流都有包小三或婚外情,或者剥削劳工,使用血汗工厂生产产品,却也不见如责难弯弯般,出现一大批的网友,跳出来大骂,然后扬言抵制这些企业生产贩售的产品?不然塑化剂事件后,为何某些大财团依然屹立不摇?抵制资本家生产的民生用品,难度比抵制弯弯的贴图高多了!不须付代价的抵制总是容易的,却也廉价。

同样的,批判弯弯是高CP值的事情,弯弯百分百是错的,全无法回嘴,只能立正站好被打脸。批判者付出的成本极低而收效极高(自我感觉良好,觉得自己是守护社会道德的正义人士),不若批判政府的公共政策,得花大把心力研读之外,还得面对硬拗强辩的政府,还有死命替政府护航的中国队长们和党工五毛,最后还不一定能赢。

为什幺我们总是轻放权势者的大恶,而重惩和我们一样,只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的小错?

不觉得,如果台湾人民把用于监督弯弯婚外情的能量,用在监督公共事务、高官和民代,台湾早已岛屿天光了吗?

公序良俗,需要重责弯弯来维护吗?

相关推荐